2019社会热点话题:陆文奇:我国期货市场理论探索和指引严重缺位

第三个案例,我想说什么呢?就是说如果你单靠保值有没有在现货合约挂钩,同样一个现货合约里面,它的定价风险会有变化,同样一张现货合约里面对你的利润风险是有变化的。比如说我现货合约有基准价,10月份按照10月的基差来定价。但是,到了9月份的时候我下游变价了,同样一张现货合约,我的价格变了,这个时候毫无疑问你保值肯定要跟着变,复杂的企业运行当中我们是否有真的做到这一点,我们机械性地说保值对期货有变化,还是说我保值要对准现货合约里面代表的敞口风险来变。如果合约里面的风险变了,哪怕合约没有变,我保值动作也要改变。我相信我们不是每个企业可以做到这一点,甚至有相当多企业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理论上不难理解,我们在应该很好解释,但在操作的时候却有偏差。我相信做保值操作的朋友,如果我们问CFO或者问财务人员,你问什么样的交易算保值、能够被定义为保值、能够适用套保会计。我相信朋友都有这样的感觉,就是说保值嘛,取决于我们被套期项目是什么样的,大多数我们会认为如果一个被套期项目能够引起供应价值变动,或者现金流变动风险,并且能够被可靠计量的项目,这样的项目叫被套期的项目,如果对它进行套保的话我们称为套期保值,可以适用套期保值会计。这种理解的出处是国家的企业会计准则第24号,里面明确做了条文性的规定。企业也好,各界的监管都参照了这个准则对保值做一个定义,甚至有的机构还进一步提出了我们做保值的时候必须跟现货匹配,品种必须匹配,方向必须相反,期限必须相等,金额也必须相等。

通过这三个案例,我想把这个问题先抛给大家,就是我们目前企业会计里面对于保值的界定,不是从企业利润、风险出发,而是从一些现金流或者是其他比较机械性的概念出发,才会产生这个矛盾,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管是企业经营者自身还是监管造成了一个认知的偏差,这个问题怎么会产生呢?我们如何解决它呢?一开始我觉得挺困扰的。这个问题咱们企业会计准则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当时没有意识到这里面存在这么大的漏洞吗?当然我不是学财务出身的,我们的感觉就是经济学层面比较容易理解这个事情,但是会计准则有一个明确的可归属,尤其是会计在定义会计科目的时候要求一个明确可归属的项目,你是可以拿出发票或者是合同来与之对应。利润会计科目是经过此加工的科目,没有办法通过现货或者是发票来解释我的利润,所以会计准则没有办法这样定义,这是表面上的原因。但是,仔细去看,会计准则也是看到了这个问题。

三是在此基础上,我们所有的外界监管也好,媒体也好,审计或者是投资人,对于企业评估或者是评价的同时应该采取一种原则性开放性的态度,而不是拿着条文去套,看有没有违反这个违反那个,因为企业面临的情况是错综复杂的,而套保的定义没有办法按照条文定义去定义这个是不是套保。目前社会的氛围是机械性条款式的监管,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障碍,如果我们整个社会能够形成这样的氛围,就是说我们对于企业的监管,对他的评价是原则性的,只要他做的事情是用于降低利润风险的,在这种情况下非但我们不限制套保,我们不仅允许他套保,而且还鼓励他套保。这样对企业会带来很大的帮助。只要我们抓住套保必须是以降低经营风险作为一个宗旨,我们面临的细节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问题是之前我们经常碰到的,就是套保有效性,什么样的工具可以用在套保?比如说稽查可不可以?或者是我套保燃油的可不可以?之前我们的准则是比较机械性的,因为我们原来有80%到125%的规定,这个规定远远脱离了以利润风险为宗旨,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为什么是80%到125%,在我套保过程当中,我脱钩了怎么办?我期现不匹配怎么办?今天有可能满足,明天有可能不满足。明天脱钩了怎么办?这些问题我们之前机械性条文性的监管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最新IFS把这一条量化的规定去掉。对于企业套保有效性,企业根据自己的情况做识别,要求企业确保能够在经济层面上有效降低风险。企业必须通过定性和定量的方式阐述经营风险的原因,企业不仅仅是数据上做一个解释,还应该在经济上做一个解释。但是这些要求都是开放性原则性的,具体怎么做的,还是要求企业自己去做这个工作,的的确确让企业单独做这个工作有一点难,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金融的问题,还是经济的问题。希望能帮助企业把这个过程当中的有效给企业做一个参谋,然后来做这个套保决策的经营管理,然后再让外界监管投资人一起来配合,形成良性循环。虽然枯燥,但是我认为这个是很重要的内容。可能这个内容不是我的最大的关注点,本身我在这里讲的动作意义更大。因为我希望我们整个产业、行业能够有一个良性探讨的氛围,如果我们可以形成在这个领域和小的范围内达到一种思想上的革命,这样的话可以很大程度上解放我们企业的速度,让我们的产业发展提到一个新的台阶。谢谢大家!

一是希望企业能够意识到套保手册或者是完整对于自己的风险点和业务梳理体系的重要性。做套保首先要有套保手册,套保必须对我们风险点做一个梳理。对于风险工具,管理工具、管理手段,管理目标、管理流程、管理架构自身先做一个清楚的梳理,然后在此基础上主动有效跟外界,跟媒体、监管去沟通。这个是我们企业首先应该做到的事情。

下一个案例,这个案例比较常见,我们是一个贸易企业,原材料采购是以以美元计价的,基差定价,远期的活期敞口,销售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远期活期的敞口,这个适用于绝大多数的进口行业,比如说铁矿、有色、大豆都是这样的贸易模式。在这个图上,其实企业没有面临特别大的价格风险,企业面临的只是一个天然的跨市价差套利的敞口,有的企业说这个敞口我是可以承担的,我不想做保值,这个敞口我做的生意就是赚的这个价差;也有企业说我虽然做进口,但我并不是在进口过程中赚价差的,我可能是赚贴现的、赚融资的、赚利差的等等,我想对价差进行保值。这时候有经验的朋友就知道,如果做保值的话你一定是两头同时操作,买入一个美元的期货,同时卖出人民币的期货,把你的价差的敞口锁住。这个时候如果单看卖入那头期货的合约或者衍生品的合约,它是不是保值,不取决于有没有对应的现货,而取决于有没有跟他对应的人民币保值的合约。

程总历任大连市政府秘书处处长、大连商品交易所北京总部主任、总经理办公室主任,曾挂职甘肃省天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具有较丰富的政府工作和市场服务经验。

主持人(唐启军):感谢陆总的演讲。通过陆总的案例介绍,也让我们领略到了全球大宗商品业务的真谛。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陆总。

一直以来,大连商品交易所一直坚持深耕产业、服务实体的发展宗旨,大力推动品种创新、制度创新,近些年陆续推出“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贸易、农民收入保障计划、企业风险管理计划、商品互换平台等。下面,大商所产业拓展部程伟东总监将发表主题演讲“坚持探索创新、服务产业发展”,详细介绍目前大商所服务实体经济的举措。

我的题目看上去是非常偏枯燥的话题,是一个偏理论的话题,但我今天还是特别想讲理论的话题,我们整个行业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阶段,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理论的发展。大家可以想一下,我们的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在过去将近30年在宏观层面取得的成就是非常大的。交易的品种、交易的金额、交易的数量都已经赶上甚至超过国际发达市场水平。在微观层面,我们的从业机构,尤其是产业的成熟度,跟发达市场相比还是差得远。我觉得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我们理论的探索和指引严重的缺位。

掌声有请程总!

 文章标题:2019社会热点话题:陆文奇:我国期货市场理论探索和指引严重缺位,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caijing/60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