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根据高新区法院先后出具的两份《民事裁定书》((2019)川0191财保43号和(2019)川0191财保43号之一),王成周申请对JINLI(李进)名下的财产在810万元范围内予以保全,高新区法院于2019年4月11日裁定冻结JINLI(李进)持有的部分成都先导股份,经JINLI(李进)申请解除冻结并提供银行存款810万元作为担保,高新区法院于2019年5月23日裁定解除JINLI(李进)持有的前述股份的冻结。 

  同期,成都先导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297.42万元、-2308.07万元、4496.05万元、5967.2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24.31万元、-181.21万元、5069.58万元、6673.39万元。

  8成以上收入来自美国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具体为:药明康德分别为40.76%、41.83%、39.45%、38.78%,康龙化成分别为29.00%、33.72%、32.48%、32.07%,睿智化学分别为29.64%、34.27%、37.67%、36.35%,药石科技分别为66.36%、62.12%、57.82%、56.35%,美迪西分别为36.20%、34.30%、36.68%、35.74%,维亚生物分别为56.11%、58.14%、50.21%、50.51%。

  成都先导毛利率波动大。药明康德等同行的毛利率变动明显更稳定。 

  成都先导表示,2018年度,成都先导的主要生产经营地从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三环内)搬迁至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五环外,距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约20公里),鉴于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为新建园区,离市中心较远,周边配套设施尚在完善过程中,因此,成都先导在该年度离职人员数量及比例较高。 

  成都先导研发费用规模不及同行,但研发费用率超同行。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度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研发费用总额分别为1605.43万元、4621.40万元、6186.44万元和3705.86万元。行业平均值分别为6344.38万元、7626.38万元、11085.22万元、6536.52万元。

  JIN LI(李进)为英国国籍,目前任成都先导董事长、总经理。今年4月JIN LI(李进)被曾经的合作伙伴告上法庭。经法院调解,8月,JIN LI(李进)支付给原告415万元人民币,与原告达成和解。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表面看,成都先导员工总数逐年递增,但成都先导员工离职情况引起了上交所注意。上交所第二轮问询函指出,请发行人进一步说明:最近一年及一期,公司员工离职的具体情况,包括人数、岗位、分布、工作年限、职级等,进一步分析最近一期与上年度同期相比,是否存在差异及差异原因。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员工总数分别为148人、216人、289人、334人。

  JIN LI(李进)为成都先导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JIN LI(李进)直接持有成都先导22.74%的股份表决权,并通过聚智科创间接控制成都先导10.74%的股份表决权,合计控制成都先导33.48%的股份表决权。 

  同期,成都先导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778.10万元、1012.27万元、1930.46万元和4347.71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成都先导政府补助分别为当期净利润的42.94%、72.86%。 

  综合来看,三年一期,成都先导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为8068.54万元,为同期净利润总和5857.81万元的1.38倍。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成都先导销售费用率始终高于同行,其中2016年、2017年成都先导销售费用率为同行之冠。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3.19%、14.02%、5.76%、5.50%,行业平均值分别为3.52%、3.70%、3.49%、3.48%。

  据科创板日报,在首轮问询函中,上交所一连提出54个问题,围绕公司的股权结构、核心技术以及主营业务等展开。其中,上交所要求成都先导就公司前股东蒲丰年等退出的原因、是否存在争议或潜在纠纷等作出相应的说明。 

  根据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30日作出的民事调解书((2019)川0191民初7036号),该案原告王成周与JINLI(李进)经法院调解,自愿达成合意,JINLI(李进)于其名下银行账户内810万存款解除冻结后7个工作日内向王成周支付415万元,双方认可JINLI(李进)的上述支付义务履行完毕后,双方之间的纠纷全部终结且王成周自愿放弃其他诉讼请求。根据付款凭证,JINLI(李进)已于2019年8月向王成周支付415万元人民币。 

  据成都先导的招股说明书,融易快讯,蒲丰年于2015年6月彻底退出了成都先导,退出股东行列的同时,也辞去了董事的职位,对于退出原因,招股书则未作更多说明。另在成都先导的解释中,保荐机构及发行人律师于2019年5月、6月对蒲丰年进行了两次访谈,但均未取得蒲丰年签署的访谈记录。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DEL筛选服务占成都先导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29%、78.34%、52.26%、54.11%;化学合成服务占比分别为51.12%、16.44%、8.20%、4.19%;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DEL库定制收入占成都先导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1%、32.18%、37.31%。

  同期,成都先导研发费用率分别为97.72%、86.84%、40.92%、34.65%。行业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8.11%、6.01%、6.40%、6.52%。 

  根据回复,2018年度,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共94人,占成都先导2018年度末总员工数32.53%。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共30人,占成都先导2019年6月末总员工数8.98%。2018年度、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离职员工中研发岗位占比分别为61.70%、60%。

  据成都先导招股书,目前,在药物发现领域的主要筛选方法包括传统的基于已知活性化合物(Knowncompounds)的研究、高通量筛选(HTS)、基于结构化的药物筛选(SBDD),以及基于片段化结构的筛选(FBDD)和虚拟筛选等,DEL技术筛选仅为其中一种筛选方法。成都先导核心技术为DEL库的设计、合成和筛选,相关主营业务均围绕DEL技术而开展。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三年一期净利合计5859万元 政府补助合计8069万元 

  

  实控人今年4月成被告 法院调解:李进支付对方415万 

  然而,在成都先导创立初期“劳苦功高”的创始人蒲丰年,却在公司创立第四个年头“神秘消失”了。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成都先导应收账款账龄全部为一年以内,成都先导对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为0。而美迪西、药明康德等同行均对一年以内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其中美迪西、药石科技、睿智化学对1年以内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均为5%。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对6个月以内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但对6个月至1年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为20%。

  同期,成都先导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297.42万元、-2308.07万元、4496.05万元、5967.2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24.31万元、-181.21万元、5069.58万元、6673.39万元。 

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具体的岗位、分布、工作年限、职级等情况 

  成都先导表示,2018年度,成都先导的主要生产经营地从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三环内)搬迁至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五环外,距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约20公里),鉴于成都天府国际生物城为新建园区,离市中心较远,周边配套设施尚在完善过程中,因此,成都先导在该年度离职人员数量及比例较高。 

  在李进2012年6月份回国之前,蒲丰年就已寻找到天使投资人华川集团,并完成了公司的注册落地。据招股说明书,成都先导成立于2012年2月,由蒲丰年与华川集团共同出资完成,前者出资638.89万元,后者出1597.23万元。也就是说,蒲丰年当时持有公司28.57%的股权。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成都先导招股书称,公司研发费用投入规模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017年度、2018年度,随着公司研发投入规模逐步增大,在行业中处于中游水平,高于康龙化成、药石科技、维亚生物及美迪西,低于药明康德。同时,由于成都先导与可比公司相比规模较小,故最近三年累积研发投入占累积营业收入比例远高于行业平均值。 

  同年,李进草拟了商业计划书,邀请四川大学的校友蒲丰年一起准备在国内创业。而彼时的李进还在国外阿斯利康工作,于是,在国内的蒲丰年则挑起公司“首席运营官”的大梁,为创业项目寻找天使融资、实现项目的落地。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先导董事长李进和蒲丰年两人均毕业于四川大学。在2011年初时,李进意识到DEL技术的潜力,并发现在国内没有一家规模化的从事DEL技术对外提供化合物筛选服务的公司,便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1月22日,成都先导药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先导”)首发上会。成都先导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公开发行股票不低于4000万股,占本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以上。拟募集资金净额为6.6亿元,其中4.98亿元用于“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1.62亿元用于“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中金公司。 

  成都先导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来自于海外的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93.25%、90.72%、95.67%、98.38%。其中来自美国地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0.80%、84.85%、82.14%、80.71%。 

  去年逾3成员工离职 

2018年度,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具体的岗位、分布、工作年限、职级等情况

  去年最大供应商社保缴费人数为0 

  1年以内应收账款不计提坏账 同行均计提 

  同期,成都先导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778.10万元、1012.27万元、1930.46万元和4347.71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政府补助分别为当期净利润的42.94%、72.86%。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综合来看,三年一期,成都先导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为8068.54万元,为同期净利润总和5857.81万元的1.38倍。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营收分别为1642.91万元、5321.87万元、15119.60万元、10695.13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059.26万元、6718.09万元、13791.66万元、10503.75万元。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营收分别为1642.91万元、5321.87万元、15119.60万元、10695.13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059.26万元、6718.09万元、13791.66万元、10503.75万元。 

  三年一期,成都先导超过90%的收入均来自于海外,其中来自美国地区的收入比例均超过80%。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员工总数分别为148人、216人、289人、334人。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

  根据回复,去年成都先导超3成员工离职。2018年度,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共94人,占成都先导2018年度末总员工数32.53%。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离职员工共30人,占成都先导2019年6月末总员工数8.98%。2018年度、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离职员工中研发岗位占比分别为61.70%、60%。 

 文章标题:每天最新新闻: 成都先导业绩靠政府补助实控人英籍 去年3成员工离职,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caijing/67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