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易头条新闻: 增资捆绑不良贷款 农商行一石二鸟?

  受监管认定趋严的影响,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真实情况暴露。在处置渠道有限的情况下,部分农村金融机构以增资搭售不良方案寻求出路。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11月20日,年内共有14家农商行、农信社在增资时要求认购对象按比例购买不良贷款。在分析人士看来,增资“捆绑”不良资产的方式可提升资本充足率和拨备水平,同时无须核销损失利润就实现不良资产处置,但是这种变相规避监管的行为应该引起重视。

  “捆绑”销售

  向定增对象搭售不良资产成为近期农村金融机构的时髦做法。

  保定银保监分局日前发布三则批复,核准安新县农村信用联社、雄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容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定向募股方案。根据批复,三家农信社分别募集股本金4.2亿股、3.5亿股和1.5亿股,并均要求投资者每认购1股,还需另行出资购买不良资产。

  除了上述三家农信社外,多家农商行也采取上述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批复、证监会披露的定向发行说明书统计发现,今年以来还有11家农商行采用了定增搭售不良贷款的方式,包括广州翁源农商行、安徽宿州农商行、安徽肥东农商行、济南农商行、山西夏县农商行、河北滦平农商行、河北涿州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江西湖口农商行、新疆乌苏农商行、河北涞水农商行等。

  从搭售不良资产的情况来看,多家机构的定向发行价格均为1元/股,还需另行出资0.5-1.5元/股用于购买不良资产。其中,山东寿光农商行购买风险资产的价格最高,需另行支付1.5元/股;广州翁源农商行和山西夏县农商行分别需另行支付1.3元/股、1.29元/股;安徽宿州农商行最低,为0.5元/股。

  从发行价格来看,农商行采取折价的方式给予了股东一定优惠。例如,截至2019年6月末,安徽宿州农商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1.41元,此次发行价格定为1元/股,相当于折价29%。另外,济南农商行的折价率为27.6%,河北滦平农商行的折价率达到37%,河北涞水农商行的折价率超40%、广州翁源农商行折价率更超过50%。

  值得注意的是,只从发行价格来看,认购的股份为折价,但是加上不良资产认购部分,其实是溢价。例如,安徽宿州农商行要求认购对象另行出资0.5元/股收购不良资产,相当于投资者实际认购价格为1.5元/股,较其每股净资产溢价0.09元,相当于溢价6.38%。此外,河北涞水农商行的溢价率约19%,而济南农商行的溢价率高达31.6%。

  那么在当前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频现流拍的情况下,为什么股东还愿意溢价购买呢?张丽云认为,背后可能存在多种利益权衡。如对资金充裕的投资者来说,通过投资银行股权重组、待到银行上市后退出,仍然可以实现较好的投资收益,可视为一种价值投资,在当前政策鼓励下,农商行上市还是具有相对较大的机会。此外,在政策支持、业务便利和协同方面,也可能存在利好。如认购不良资产、入股之后,贷款时在利息上给予一定优惠,或者在其他业务上提供支持。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表示,从市场约束的角度来看,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方式未必具有可行性。而从与股东的利益关系来看,如果双方是利益共同体,也可能可行;股东接受与否主要看价格、交易条件、利益结构等。未来,如果监管层不调整政策框架,可能会有更多的银行采取这种方式。

  一石二鸟之举

  以购买不良贷款作为股东资格的背后,是农商行、农信社不良率高企的现状。

  根据定向发行说明书,截至2019年6月末,安徽宿州农商行不良率高达12.12%,拨备覆盖率仅为51.98%;江西湖口农商行的不良率也超过10%,为10.98%,拨备覆盖率仅为39.66%,严重低于监管要求。此外,济南农商行今年3月末不良率为4.97%,河北滦平农商行去年9月末不良率达到7.96%。

  虽然各家银行发展情况不同,但是不良率高企主要与风险防控薄弱、贷款企业经营困难等因素有关。例如,安徽宿州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指出,主要原因为该行在改制期间,为做大信贷规模,偏离“支农支小”市场定位,发放大量大额贷款,内部管理、风险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贷款风险较大。江西湖口农商行表示,主要与部分企业经营下滑导致还款来源不足、部分抵押贷款涉及房地产行业、原正常企业贷款客户因环保要求停产、搬迁出现流动资金紧张和周转困难等因素有关。

  在分析人士看来,增资搭售不良资产的方式可谓实现了多重目标,既补充了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又化解了不良资产,同时还通过捆绑提高了价格。

 文章标题:融易头条新闻: 增资捆绑不良贷款 农商行一石二鸟?,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caijing/67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