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爆料: 新一期LPR下调 净息差几无影响 对公贷款“换锚”料提速

  “当前MLF操作利率调整,与过去调息存在明显差异。”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过去调息,存贷款基准利率同时调整,定价上对于银行净息差的影响有限。在LPR新机制下银行资产端价格三度下调,融易快讯,而负债端调整较少,非存款类负债成本又取决于宏观流动性。

  连平认为,在货币政策维持稳健的基调下,“一降一稳”对银行净息差可能带来一定程度压力,也可能会制约降息政策在信用端发力的实效,进而有必要适时适度投放流动性来推动货币市场利率下行,尤其是对一些流动性相对紧张、对中小企业支持力度较大的银行加大定向流动性支持力度。

  某股份行深圳分行负责人表示,LPR改革后,该行新发生对公贷款完全按LPR定价,贷款利率在LPR基础上与客户进行商议。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定价需考虑的因素很多,包括企业风险水平、银行的流动性水平、同业竞争等方面。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表示,信贷产品与LPR挂钩后很难再退回与贷款基准利率挂钩,因此随着贷款的滚动投放,今后与LPR挂钩的贷款只会越来越多。未来还会逐步将存量贷款转换为与LPR相挂钩。这样看来,即使LPR不明显下降,随着与其挂钩贷款的增多,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可以逐步下行。

  对房贷利率而言,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称,5年期以上LPR下调5个基点,这是1年期与5年期利差拉大后的修复,利于房地产市场稳定,房贷利率会继续分化。

  王一峰称,对息差的影响或在2020年显现,2020年银行息差有收窄压力。原因在于:今年LPR下调之后的累积效应,年初重定价资产较多;存量贷款可能会安排逐步置换跟踪LPR;LPR仍将会阶梯状下行,走小步、不停步。

  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认为,此次LPR调降,2019年内对于银行净息差几乎没有影响。一是MLF、OMO调整以及市场流动性宽松,对银行体系负债成本形成利好,虽然不足形成5个基点的降幅对冲LPR下调,但也是负债端成本下降;二是年内剩余时间累放金额占总贷款量比例很低;三是银行体系目前依然在向零售端高收益资产转型,零售高定价业务占比上升。

  对于5年期以上LPR下调5个基点至4.8%,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认为,这有助于降低此类中长期贷款利率。随着LPR改革推进,为应对利率市场化冲击,银行资产端久期在拉长。银行将增加中长期贷款投放,尤其是基建、高端制造业、服务业的投放量,此类贷款利率将下降,这有助于降低一般性贷款加权平均利率。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抓紧研究出台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方案。王一峰认为,对公存量贷款“换锚”紧迫性大于零售端,鉴于存量贷款切换定价基准的复杂性,很可能会分类安排,年内可能会推出存量对公贷款跟踪LPR的转换方案。

  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某大型银行研究员表示,LPR报价利率下行对小微企业贷款成本下降整体利好,小微企业融资平均成本趋降,但最终下降幅度还取决于银行贷款过程中的具体情况。

 文章标题:最新新闻爆料: 新一期LPR下调 净息差几无影响 对公贷款“换锚”料提速,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caijing/68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