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热点新闻排行:又一长租公寓爆雷 付不出租金给房东打2000万元白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当前住房租赁市场基本没有准入门槛,部分企业以托管租赁方式开展长租公寓业务,为了获得资本支持,有的企业不惜通过租金贷、“高收低租”等模式跑马圈地、扩大规模,甚至挪用租金和押金从事其它投资。通过不断融资补血来维持扩张,已成为这个行业的公开秘密。

中择房产成立于2017年,注册地址为萧山。显然,这是一家初创型的长租公寓公司,但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倒下?

房东 刘女士:我这个房子左旗公司和我签订的合同是单价2100元一个月。他们按季度给我付钱,但我只收到第一季度的钱,第二季度他们就不给我打钱了。找不到人,我只能去找我的房客。房客对我说,他已经给左旗公司付了一年的房租,所以我不能去找他(房客),我只能去找左旗公司谈说法。

10月28日,中择房产向业主发出通告:“公司因经营不善,现资金短缺导致无法正常运作……”

“现在回过头来看,最大的问题是误判市场形势。”11月19日,在中择房产位于萧山天汇园的办公室,中择房产老板李雪雷面对突然到访的记者,倒也没有躲闪,而是大方地承认自己的失败。

李雪雷表示,由于无力支付租金,中择房产决定与房东协商重新签订合同,将原先的3年租期改为租客已交租金期满为止。同时,李雪雷以个人和公司的名义,将未支付的租金以及违约金向房东写下欠条。“我们一共收了800多套房子,主要位于萧山和滨江,目前已经处理了500套左右。”李雪雷说,如果800多套房子全部处理好,欠条总金额将达2000多万元。

偏离企业安全跑道,一心向“钱”看的长租公寓,前路在何方?

相形之下,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上个月——至少有5家长租公寓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又有至少两家长租公寓企业发布招股说明书,希望通过海外上市融资来填补资金链的缺口。

根据调查,左旗公司和房东签订的是房屋托管合同,托管期限从1年到3年不等,和租客签订的则是租房合同,时间最少为一年。查阅合同可以看到,左旗公司从房东手里收房的价格,竟然比给租客的月租金还要高100到500元不等。

向中择房产一次性支付了半年房租之后,田小姐搬进了新家。可是入住才一个月,10月底的一天,房东突然找上门来。“房东说他没有收到中择房产支付的租金,要求我搬走。如果不想搬,那就把租金交给他。”

……

“公司收进来的房子一般要求房东签3年。如果租金逐年上涨,再加上有3个月的免租期,即便是高收低租,后面两年还是有机会盈利的。”李雪雷说,和很多同行一样,中择房产选择高价抢收房源。

田小姐说,虽然之前对长租公寓爆雷的事情也有耳闻,但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有点懵了,“要么走人要么给钱,如果不照办的话,房东威胁说要停水停电。”

  

针对这些情况,西安市住建局、公安局等七部门已联合印发《联合开展整治住房租赁中介机构乱象专项行动工作方案》,重点整治住房租赁中介机构违规经营、违规出租住房、违规分割出租、发布虚假租赁信息、违规提供“租金贷”、违规提供经纪服务等违法违规行为。

但现实很残酷。“2018年底,我们公司在萧山的欢腾金座一个小区就收了350套房源。原本以为春节过后可以高价租出去,融易快讯,可没想到今年的市场出奇得冷,根本就租不动,无奈之下租金只能一降再降。”

此外,还有居高不下的空置率。

丨长租公寓前路在何方?

另一边,一个事实是,最近一年来多家长租公寓陆续爆出运营问题,行业短板不断暴露。越来越多人发现,这类号称“绝不可能倒”的企业,原来竟是如此脆弱。

今年9月底,田小姐看中了滨江区海威新界的一套Loft两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租金谈到了5600元/月,但是要求半年一付。

事实上,不只租客在找左旗公司维权,不少房东也在找左旗公司讨要说法。

租赁网签备案工作则要求监管部门,不仅提供规范的租赁合同文本,还要将租赁合同像买卖合同一样纳入监管。

 文章标题:最近热点新闻排行:又一长租公寓爆雷 付不出租金给房东打2000万元白条,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fc/67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