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新头条: 中科院创投困局调查:LP撤资、员工出走因何而起?

  同样等待基金出资的企业还有不少。中科院某研究所研究员的一个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目前就在等待中科院创投方面的基金出资。“我们确实有创投的一笔投资,钱没有给到。按理说,肯定是应该资金到位,但确实没有到位。给我们晚了。”该项目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其他股东资金已到位,希望中科院方面的基金也尽快到。

  “出身不凡”的中科院创投,2018年上半年可谓顺风顺水,十多家地方引导基金有意参与出资,也有部分进行了实际出资,募资规模迅速做大至40亿左右,边募边投,多个来自中科院下属研究所的科技项目也得到了资金投入。

  “SPV(特殊目的实体)的设计,是我们行业里常用的做法,本身没什么问题。”北京一家科创领域PE合伙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8年底之后,她开始接到不少了来自中科创投离职员工的求职信。在面试过程中,她了解到,中科院创投在去年底似乎经历了比较严重的“内讧”,造成人员大量流失。

  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没有正式追问过中科院创投及转化基金方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9月10日,北京一家创投机构(简称“中科创新”)提交了仲裁申请,被申请人为“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武汉)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就是前述株洲运通拟认购的基金。

  经过此轮合作,李某表示已经心灰意冷。李某称,已经无意与中科院成果转化母基金及中科院创投合作,不再要求其出资,但要求其退出,交出基金和基金管理合伙企业公章、财务用章。

  而公章一直存放于曾军手中,是公司大股东和现任管理团队所不能容忍的。国科控股向曾军发过律师函,要求其归还公章,但曾军拒绝立即归还并希望探讨共同管理或移交方式,同时也向大股东回函,说明自己合法合理可以带走公章。

  前述北京PE合伙人告诉记者,中科院有很多专业院所,每一家产业转化的路子都各不相同。但是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科学家做产业转化,往往缺乏经营技能和管理经验,效果并不理想。

  事实上,对于中科院创投的乱象,股权投资领域的同行早有耳闻。

  2018年10月,株洲运通就向中科院创投提供了基金合伙协议签署页。株洲运通称,2019年5月23日,公司参加了前述基金的“2018年度合伙人会议”,之后,就一直没有收到中科院创投方面来联系入伙事宜的消息。而根据合伙协议约定,2019年6月30日是该基金最后的封闭日。然而,融易快讯,直到2019年8月解除函发出时,株洲运通都没有收到基金全体合伙人一致前述生效的基金合伙协议。此时距离最初双方签署协议,已经过了一年多时间。

  中科院作为中国科研力量的强大支撑,一直很重视科研成果转化。但科学家与企业家的角色之间,实际上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原计划今年6月30日封闭的基金至今没有封闭,部分已经到位的地方出资要求撤资,还有部分已经签署协议的企业至今未收到早该到位的投资。与此同时,公司高管大换血、员工动荡流失。而曾军出局后,携带公司公章出走,至今中科院创投的公章仍掌握在这位前任总经理手中。

  但是,一年之后,株洲运通投资公司(下称“株洲运通”)在8月23日向中科院创投发出了一封撤资函。

 文章标题:今天最新头条: 中科院创投困局调查:LP撤资、员工出走因何而起?,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gushi/67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