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新闻和评论:三鼎集团实控人丁志民遭法院限制消费 正考虑引入投资者

  

最近的新闻和评论:三鼎集团实控人丁志民遭法院限制消费 正考虑引入投资者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三鼎集团寻求解决债务危机、引入投资人之际,实际控制人丁志民已被当地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

  11月18日,新京报记者就此致电三鼎集团,电话无法转接。记者致电三鼎集团、三鼎实际控制人丁志民、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刘冬梅,电话均无法接通。

  新京报记者获悉,义乌人民法院开具的限制消费令(2019)浙0782执12749号显示,限制三鼎控股集团及(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丁志民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最近的新闻和评论:三鼎集团实控人丁志民遭法院限制消费 正考虑引入投资者

  上述消费行为包括(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丁志民未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新京报记者查询全国企业执行信息平台发现,虽然被法院限制消费,但丁志民并未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而在今年10月,新京报曾独家报道,三鼎集团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是417.17万元,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彼时,三鼎集团和华鼎股份均未就此发布公告。

  11月18日,三鼎集团仍然名列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最近的新闻和评论:三鼎集团实控人丁志民遭法院限制消费 正考虑引入投资者

  此次事件,起因于法院立案执行申请人王某友申请执行三鼎控股集团劳动争议仲裁一案,因三鼎控股集团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三鼎控股集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11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自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了王某友与三鼎控股集团的一份法律文书。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浙07民特99号民事裁定书显示,王某友称,自己在三鼎处上班期间,三鼎未安排年休假,也未支付相应的年休假待遇。三鼎则申诉称,王某友于2016年11月10日入职三鼎处,事实上王某友在春节期间享受了年休假。

  2019年8月19日,义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浙义乌劳人仲案(2019)937-1号仲裁裁决,由三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某友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13946元。

  随后,三鼎申请撤销义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浙义乌劳人仲案(2019)937-1号仲裁裁决。而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三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王某友相应的未休年休假工资,适用法律、法规并无不当。

  三鼎控股集团层面或引进外部投资人

  三鼎集团是位于浙江义乌的大型民企,实力颇为雄厚。但今年一度出现资金紧张。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三鼎集团负债合计为105.54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8.26%,负债率为45.21%。三鼎集团2018年营收为125.39亿元,净利润为4.82亿元,同比减少37.98%。

  8月19日,新京报独家报道,三鼎控股集团被指欠货款116.50万元,原告公司要求三鼎控股支付货款及逾期付款利息。

  今年9月,三鼎集团债务问题走向公开化。

  9月6日,三鼎集团公告,由于受宏观降杠杆、银行信贷收缩、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公司流动性出现问题,偿债压力较大,导致本公司未能按时偿付三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的回售本金及利息。

  9月29日,三鼎集团公告,截至当日,公司未能按期兑付“17三鼎02”回售资金及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10月25日,三鼎集团公告,截至当日,公司未能按期兑付“17三鼎03”回售资金及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截至目前,三鼎集团发行的债券“17三鼎01”、“17三鼎02”、“17三鼎03”共计15.06亿元因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文章标题:最近的新闻和评论:三鼎集团实控人丁志民遭法院限制消费 正考虑引入投资者,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keji/66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