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近头条新闻: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

  在汽车行业变革中,拥有不同领域背景的专业人才正不断流入汽车行业。其中,汽车行业对金融服务业、信息技术与服务、消费电子、电气和电子制造业、计算机软件等行业人才的吸引力正明显加强。

  “如果把车展比做一个巨人,他的身体里流的应该是由世界的声音、中国的国情、大众的期待、厂商的目标组成的混合血液。”2010年北京车展期间,当时还在山西农业大学求学的王勇在本报北京车展特刊上写道,“车展本身展现出来的是华丽、壮观,而在它背后更多的是全球汽车行业发展的趋势,融易快讯,科学技术的力量。”

  王达还记得小时候一些“出行难”的窘境。

  在一汽-大众,有一次负责把关质保环节的德方人员用锤子把尺寸略有偏差的白车身全部砸掉,并彻底踩坏开焊的零部件,这让中方员工感到震惊和不解。“就觉得他们好像在有意刁难我们。”一位见证过当年双方激烈冲突的老员工告诉记者,对于质量控制,中方转变思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经过不断磨合,大家终于意识到,与造卡车相比,造好乘用车确实需要更加一丝不苟的工程师文化,并建立起严谨的质量管控体系。

  那一年,车展采访队伍里出现了一支新兴力量——由《中国青年报》发起的注册大学生记者团。作为其中一员,王勇和小伙伴们一起,采访了时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文德恩、时任本田社长伊东孝绅等车企领袖,在国际车展的舞台上留下了来自中国青年的呐喊声。

  那一年,他26岁。

  全球用户数量超过5.62亿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此前曾发布报告称,在全球汽车行业变革中,拥有不同领域背景的专业人才正不断流入汽车行业。《埃森哲研究》预测称,2025年中国车联网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162亿美元。因此,AI人才从海外回流趋势明显。其中,从美国、英国、德国选择回中国发展的人才占比均超过10%。由此可见,汽车“新四化”各大趋势相互强化,形成中国汽车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已建成高速公路14.3万公里,同时各城市的公交专用道达到1.2万公里,长度足以贯穿地球。毫无疑问,这种庞大的基建规模增强了中国各地的连接性,形成了一个涵盖14亿人的“洲际规模”市场。对于汽车业来说,这些条件不仅将使中国可以实现比其他国家更为发达的自驾游和电商物流,还可能激发出更多技术创新的火花。

  当年一起采访2010年北京车展的小伙伴给王勇发来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上,接受王勇和其他《中国青年报》注册大学生记者团成员采访时,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脸上有些疲惫。

  这是我们挑选过程中一直思考的问题。

  1941年,从西南联大毕业的孟少农通过了赴美留学生的选拔考试,和15位校友一起绕道香港,前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攻读汽车专业研究生。

  有人说,当年新中国的“创业者”们都具备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精神,正是他们用自己的毕生心血铸就成了这种精神。为了建立新中国自己的工业体系,20多岁的他们曾经一边躲避侵略者的炮火,一边求学;30多岁时,在一穷二白中艰难创业,慢慢将青丝熬成白发。

  另一方面,在那个缺乏质量意识的野蛮生长时代,中外团队的磨合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反面教材是,1984年,德国工程师维尔纳·格里希成为武汉柴油机厂新一任厂长,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位洋厂长。在两年任期内,格里希实施了多项改革措施,提高了工人积极性和企业生产效率,尤其是抓产品质量控制。该厂主要产品的质量因此有了巨大的提高,并在短时间内跃升为行业内龙头企业。然而,最后大部分措施随着他的离开而被终止,这家柴油机厂也没能逃过破产的厄运。

  在第五届上海车展期间,丰田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内地用车模吸引观众的汽车公司。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国际顶级品牌劳斯莱斯、宾利迎来在华首秀,奥迪、奔驰、宝马等豪华品牌更是成为常客,全球各大汽车企业开始留意这块潜力巨大的市场蛋糕。

  当年自主品牌起步究竟有多难?奇瑞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回忆说,在一排简陋的茅草房中,办公桌不够,大家就用设备包装板自己搭成木板桌子。由于茅草房“冬冷夏热”,夏天电脑经常被热得死机,冬天时屋里的人则冻得笔都拿不住。这被奇瑞总结为企业文化的核心——“小草房”精神。

  明年即将毕业的王达将自己将来的发展方向确定为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等前沿方向。“我认为,目前汽车业的确已经站在了一个历史性的发展路口。”他认为,随着汽车逐渐深入人们生活,它不再是简单的代步工具,消费者买车也不再仅仅注重动力性能和驾乘舒适性。“今后,更加智能的汽车会更擅长与人的交互。随着新能源技术的深入以及5G时代的到来,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将成为未来汽车发展的方向。”

近年来,除了外形炫酷的跑车,人工智能、新能源和无人驾驶等新技术也成为北京/上海国际车展上人们关注的焦点。记者 程鸿鹤/摄

  启蒙者:“疯狂”车展逐渐回归理性

  作为支柱型龙头产品,轿车(乘用车)的零件数以万计,其制造环节涉及冶金、橡胶、电子、纺织以及IT等多个行业,此外还衍生出汽车销售、金融服务、保险和售后维修等多个市场。

  “干不成,跳长江!”

  

最新最近头条新闻: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

  当时有人评论说,刚性消费需求让汽车业如野草般生长。因此,在那年北京车展镜头闪过的牵强笑容背后,人人都是一副疲惫的表情。据说,一位车企老总仅仅网络视频访谈就做了20多场。那年有惊无险地收购了沃尔沃后,李书福身上“拼命三郎”的色彩更加浓郁。

  

最新最近头条新闻: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

  后来在接受密歇根大学教授大卫·刘易斯的采访时,孟少农回忆说,1950年年初,为了让自己打消“是时候吗”的疑问,时任重工业部副部长的刘鼎诙谐地告诉他:“形势发展很快……我们需要大量的汽车!”

  1956年盛夏,一汽奠基3年后,第一批解放卡车下线。欢呼的职工一度把厂内道路围得水泄不通。那年夏末,有38辆解放汽车被特意运往北京参加国庆检阅。天安门广场上,推着自行车的群众们争相围观新中国的第一批国产汽车。

 文章标题:最新最近头条新闻:70年破茧成蝶·中国汽车工业的七大瞬间,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qiche/47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