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头条:先过心理关再过知识关还得懂心理学 走近HIV戒毒监管场所的干警们

“许多戒毒人员的身体机能出了问题表面看不出来,某个瞬间的突然发作,可能就要了命。”郑小群说,该所运用“包干夹控”的机制,确保管理对象的及时救治这项中心工作能够落实到位。不久前,一名戒毒人员再次癫痫发作,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包干夹控”机制启动,相关戒毒人员立即向干警报告,干警赶到现场后相互配合,先是清理病人嘴边白沫,防止倒流呛到气管,同时用柔软的毛巾塞住病人张开的嘴,防止他咬到舌头出现大出血。

自嘲被“拉壮丁”却一干就十年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郑小群这样的勇气。“得知被分配到管理艾滋病人的监管区后,直接放弃公职的有之,中途离开的也不少。”郑小群说,“这真的不能怪他们。当时集中收治患有艾滋病的戒毒人员时,抗病毒治疗还没常规普及开展,管理压力很大,职业暴露的风险也很大。”

最新新闻头条:先过心理关再过知识关还得懂心理学 走近HIV戒毒监管场所的干警们

“我问干警为什么别离也快乐,干警笑着说他也不懂得,记住走出大门口永远别回头……”在二大队,戒毒人员朱某唱起一曲自己改编的歌曲,让记者看到了一个阳光积极向上的大男孩。然而,不久前他还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不参加康复训练、不讲卫生、身上异味呛人、整天不服从管理教育的“刺头儿”。

“这是处置突发的常态了。”郑小群说,干警们和艾滋病戒毒人员相处时间久了后,一些疾病发作前的神情、走路步调等都了然于心。“所内医院的医生也常常开展宣传,提高大家的鉴别和现场处置能力,更好地帮助戒毒人员康健身体。”

为避免戒毒人员集中关押面临交叉感染的风险,今年2月,广东四戒所投入使用,目前收治了全省范围内感染艾滋病毒的戒毒人员,下一步还将继续收治患有其他疾病的病残戒毒人员。

然而,外界怎么看待每天跟艾滋病戒毒人员打交道的自己呢? “听说有同事害怕孩子被人歧视孤立,从来不告诉别人自己的具体工作,我们年轻人婚恋也有一定的阻力。”朱晓彬说,行外人或多或少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压力大的活儿总得有人来做,这更显得我们这份工作的社会意义。”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邓新建 邓君

 文章标题:最新新闻头条:先过心理关再过知识关还得懂心理学 走近HIV戒毒监管场所的干警们,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快讯
本文网址:http://toutiao.ironge.com.cn/shehui/68043.html